蘑菇香————桑树辉

首页

2018-10-16

时过中秋,收获的季节。

清晨的天空碧蓝如洗,东方还有尚未褪去的微红。 驱车走在路上,行人寥寥,风有些凉。 路边的小树,叶片半数已经金黄,另一半绿叶夹杂在中间,还在努力展现生命中最绚丽的色彩。

农田正是收获时节,早收的玉米已被运走,晚收的还伫立在田野里,叶子虽已枯萎,可每颗怀里都抱着两个金黄色的宝宝,撑破外衣在观望呢。 纤细的秸秆支撑着沉甸甸的谷穗,饱满的谷穗谦虚的垂着头,顶着晶莹露珠。

高粱红着脸骄傲的仰着头,沐浴着清晨的阳光。

车子驶离公路,转向田间小路,路不平坦,可不太长,一公里左右。 前面是一片稀疏的小树林,目的地到了。 小树林的南面,是一座山,严格说又不是山,但很陡峭,高二十米左右,三十度的坡度。

车子停好,换上衣服,拿上筐和工具,准备登山。 不远处停放着一辆白色轿车,车旁有一年轻人正手握望远镜向远处眺望。

走到近前,车后还支着一顶帐篷,小树边倚靠着一辆运动自行车。 难道是我的“同行”?看装束不像,我的“同行”大多如我所样,提着筐,还有一个长柄二齿钩子。 看车牌,不是本地车。 心里揣摩,这荒山秃岭,人迹罕至,风景不美,还支着帐篷,是否浪漫过头?“你这是今早来的还是昨天到的?来这玩点什么?”“前天就来了,来这骑骑车,射射箭。

”年轻人回道。 “您这是上山采药?够早啊。

”“采什么药,这地方哪来药材,我是去上边采蘑菇。 ”说罢,我径直走向山坡,开始攀爬。 虽是轻车熟路,这个坡也得加以小心,山坡陡峭,多为碎石,踩在上边,碎石松动,随时都有可能滑到。 经验方法是斜着攀登,尽量加大脚底和坡的接触面,再腾出一只手扳住石块或拽住灌木。 顺利登顶,眼前一片开阔。 稀疏的树林,荆棘、灌木充斥在林地之间,脚下枯黄的草和落叶铺满地面。 走到树根处,落叶厚许多,用钩子翻动,无果。

这个动作是下意识的,大多已被别人翻动过,或者是前两天我翻动的吧。

继续前行寻找,身后“蹬蹬”有人跑来,回头一看,是山下那小伙。

“我同你一起采蘑菇,看看这的蘑菇是什么样。

”有了同伴,不再寂寞,边走边聊。

“小伙子,哪里人啊,怎么跑到这来玩了?你是大学生?还是就业了?”“通辽人,在内民大上学,大五,学的医学。

国庆放假送女友回来,她家是这边人,在等她呢,后天假期结束我们一起回学校。 ”小伙回道。 “来女朋友这了,怎么不去她家,或者去住宾馆,自己一人在这住的?女友没和你在一起?”我那会以为帐篷里还有人呢。 “我们谈朋友时间不长,她家长还不知道呢,没到家里去。 住宾馆也挺浪费,在这清静也很好。 前天她生日,我送去蛋糕就回到这了。 ”看着我在较厚的枯叶下翻找,他找了一段树枝也来回拨弄着树叶。 翻找了无数枯叶,还是没有找到蘑菇。

心里不免有些着急,如今“勤快人”太多,或早于我,或在别的时段光顾过此地,本就生长不多的蘑菇被他们提前收获。

我们所到之处,尽是被翻腾过的模样。

小伙没吭声,是否心中带有疑问,这枯枝烂叶下能有蘑菇?我需尽快找到蘑菇,一则支持信心,再则打消他的疑虑。

想到这,加快了翻找速度。 还是无果,走走停停、寻寻觅觅、翻翻找找,终于,在一处枯叶下,一个核桃般大小的蘑菇映入眼帘,赶紧俯下身,轻轻拨弄它的周边,果然还有几个簇拥在一起,赶紧呼唤他过来。

“看看吧,这就是蘑菇,它生长就是这个状态。

”他并未表现出太多惊喜。

“这叫什么蘑菇?味道怎么样?为什么生长在这样条件下?”“当地人称呼它叫地扣,学名叫杨树口蘑。

这种蘑菇炖肉时放入,滑嫩可口,味道不错。

通常它都是在秋季生长,是杨树叶腐烂后成菌而生长出来,有些长在松软的泥土中,所以被称作地扣。 ”他若有所思,我们继续前行。

原野静悄悄,只有脚踏枯叶发出声响。 偶有一片树叶飘落,盘旋回转无声坠地。 此刻如有大风,应该是“无边落木萧萧下”了。 前面不远,遇见了“同行”,一人正在树下“哗哗”翻动枯叶,认真仔细。

凑到跟前,蘑菇已近半筐。 白白的、胖胖的拥在一起,惹人喜爱。

“你吃早饭了吗?你在这待两天了,吃饭怎么解决?”走了半上午,我有些累了。

“早晨吃了一块月饼,我车上有小煤气灶,中午晚上做点粥或者米饭,再吃点水果,补充一下维生素。

”“你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,你女友知道你在这荒山野岭住着吗?”“我父母一个是医生,一个是老师,是我们学校的老师。 我和女友说去赤峰市里找同学,没说在这里。

对了,这个山怎么和别的山不一样,这里的石头有的很碎,大小不一,怎么还有黑色的,是煤吗?”“严格说,我们脚下的不是山,它应该叫做排土掌子,距此处十公里有一个露天煤矿,由于是露天开采,需要剥离出岩石、矸石、土等,用铁路运输到这,这片被征占的土地排完土后,种植这些杨树是为了保护水土和环境,别看这些树不高大,已经几十年了。 树木成活后,落叶腐烂滋养着土地,咱们捡到的蘑菇是去年或者前年落叶腐烂后成菌生长的。

”走走转转两个多小时,收获还是不多,几个可怜的蘑菇还没能盖住筐底。

决定在向西面走,尽管前几天去过,也没太大收获。 他还是淡定的跟着我,时走时停。

遇到较厚的落叶,拨弄翻找。

前面是一条废弃的砂石路,早些年排土生产时用过的。

沿着路边走了不远,在路沿下发现一蓬枯叶没被翻动过,仔细看,两个茶杯口般大的蘑菇顶着枯叶已经露头,它的旁边也是高高拱起,连忙喊他,这是一片,估计几十个蘑菇。

他跑来看过后又去别处寻找。 蹲坐在地上仔细把蘑菇一个个采摘,拂掉上面的落叶和根部土。 他在不远处叫我,这也是一片,果然在一颗小灌木下面,隐藏的蘑菇簇拥在一起,尽管顶着枯叶,还是露出了马脚。 小伙子五官很英俊,带着一顶棒球帽,上身蓝色冲锋衣,下身是一条黑色运动裤,脚上运动鞋鞋带上沾满荆棘的刺,是荆棘成熟的种子。 “你身高多少?有一米八吗?腰板很直,当过兵?”“一米七八,原来腰板不直,当兵后改过来的。

”“还真当过兵,在哪当兵?怎么样,新兵时候,在部队挨老兵打了吗?昨天看手机视频,还有一段老兵打新兵呢。

”“上大一时候保留学籍当的兵,部队在河北保定,时候赶的不好,抢险救灾、阅兵都没遇上,很遗憾。

新兵时被老兵打过,不太严重,我成老兵时候没打新兵,已经遭过伤害,不能再去打别人。

”他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喝了几口。 在这条废路两边继续寻找,几处发现蘑菇筐已装了大半。 路上一个骑摩托车的“同行”经过,特意停车,看到我们的成果,一脸羡慕。

“在这的几天,都做点啥呢?”“骑车去附近转转,更多时候看看书,看英语,为明年考研做准备。 ”“一上午了,都没问,小伙贵姓?多大年纪?”“姓王,免贵。 今年二十五岁。

”收获满满,原路返回。 下了坡路,走到车前。 “你的车不错,菲亚特飞翔,前年上市的,涡轮增压,车身线条流畅,动力强劲。

很好!”“父亲的车,家庭用,更多时候接送母亲上下班,车门处是新手时候划伤的。 ”“今天真是很高兴认识你,希望你将来做一名好医生,做医生后,会收患者的红包吗?”我笑问。

“不会的,也从没想过这问题。 ”他笑了。

“你我可能今生不能再相见,但是我们有缘在一起相处了四个小时,那也得说再见。 ”我向他挥手。 “叔叔,再见,路上慢点。 ”天高气爽,风轻云淡,田间收获的人们正在忙碌。 回家的路上,我在想,小伙的谦虚、耐心、细致、坚持确实难能可贵。 物欲横流的今天,有多少年轻人能做到这样呢?2018-09-2707:18:13来源:本站责任编辑:于文信。